加入收藏
后台管理
监督电话:028-6552327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涪江桥水文站作为国家级重要水文站,镇守着涪江进入四川第二大城市绵阳主城区的入口,承担着绵阳城区防汛保安的重要职责,是涪江干流重要控制站,搜集着1954年以来各类水文要素数据。该站实测最大洪水发生在2018年7月11日,吴银龙当时作为涪江桥测报中心负责人率队在此驻扎五天,成功测得洪水完整过程。那时的他不会想到仅仅相隔两年,会再经历一次足够写入历史的大洪水,再感受一次连续几天通宵工作的疲惫不堪。

2020年8月10日晚,绵阳水文局应对强降雨过程工作部署会议结束后,已经改名为游仙测报中心的原涪江桥测报中心的职工们按照既定分工,奔赴各站点备战洪水。11日上午,暴雨倾盆,吴银龙带领马兆阳、薛纯和水文监测室前来支援的林明在涪江桥站有条不紊地开展流量测验、计算、取沙、发报等工作。8月11日19时30分,涪江桥迎来了洪峰水位464.22m,流量8850m³/s,超警戒水位0.42m。8月14日,职工们没有等到退水后的休息时间,却等来了又一份暴雨黄色预警。预警就是集结令,汛情就是冲锋号,绵阳水文人再次做好了迎战暴雨洪水过程的准备!

15日夜16日凌晨,暴雨不知疲倦地冲刷着河流、大地,站房三楼室外的探照灯映照在四百余米宽的江面上,灯光中心亮若白昼,越靠近两侧河堤,则越是晦涩不明。一根根黑色的树木枝干在自上游咆哮而下的涪江波涛里兀自浮沉,几乎快与这黄色的洪水融为一体,它们看着不起眼,却个个威力十足,是缆道铅鱼测流的真正威胁者,铅鱼一旦不小心撞上去,树木裹挟着巨大的洪水冲力,很有可能拉垮整个缆道。吴银龙小心地操作缆道载着铅鱼进行洪水测验,羊小林则观察着上游洪水情况,及时提醒他拉起铅鱼躲避漂浮物,两人俱是聚精会神、全心投入,打不得丝毫马虎。铅鱼停停走走一番,涪江桥作为大河站,1份流量测验耗时1个小时是工作常态。16日7时30分,洪峰水位464.86m,流量10900m³/s,超警戒水位1.06m。16日下午,游仙水文站迎来建站历史最大洪水,芙蓉溪河水进入站房院坝,吴银龙和羊小林2人携带应急设备赶往游仙站,路途街道的积水已超过膝盖,他们涉水来到站房上游的仙童桥使用手持电波流速仪抢测洪峰。随后游仙站上的邓定平跟随他们回到涪江桥,支援中心站工作。

17日,绵阳城区雨势间歇,可是涪江桥水文站全体人员却感受到了更大的压力:本站洪水水位迟迟不退;支流通口河、平通河流域持续强降雨,治城、太白水文站水位猛涨;上游电站、水库开闸放水,干流平武、江油水文站不断攀爬的流量也会在几小时后来到涪江桥。经历几天几夜的集中精力高强度工作,大家都非常疲惫,有时候好不容易轮到两三个小时的休息时段,头脑中却还是满屏水位、流量数据,迟迟无法入睡,期间还可能被工作联络电话打断休息,所以这样持续大洪水过程中,一小段好的睡眠几乎是奢望。水情至此,大家反而被激发出了斗志,执著地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与洪魔展开新一轮较量。17日16时,洪峰水位465.43m,流量12500 m³/s,超警戒水位1.63m,超保证水位0.43m,各项数据与2018年“7.11”洪水非常接近,都属于50年一遇的同量级别洪水。16时43分,涪江桥水文站的两套遥测设备气管都被冲移位,遥测系统失灵,只能两个小时一班进行10分钟1次的人工观测水位和发报,18日6时,水位退至保证以下,才改用半小时发报一次。8月18日13时,涪江桥水文站水位终于退下警戒水位,职工们已经在岗位上奋战了四个昼夜。

面对磅礴的大自然力量,人是渺小的,但并不是无所作为的,正如我们无法阻挡洪水发生,却能使出浑身解数摸清它的属性,尽力减轻由洪水引发的灾害损失。水文人志在于斯,虽百折而不挠,纵千辛而不辞,斗战洪魔终获凯旋!

1.jpg